全站嚴禁轉載。更文據點歡迎參考側欄連結區。
【網站】dreamstarfox.web.fc2.com/novel/index.html

↓各資料夾↓

關於此處:公告。          銜尾雲龍:接龍文。
洛堤步月:某伊創作。        吟嘯弄影:某狼創作。
塵喧賦夢:某狐創作。        煌焰陽泉:某謙創作。

全區内容以耽美為主,18禁、獵奇等内容視情況加密。
對此類題材不能接受者請速繞道,謝謝。
 


bee_01  


《繚亂盡處長夢醒》。

在此故事人物、團體組織、情節設定皆為架空,與現實無關。

ZEN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四月,穀雨之前,黎庸帶姪兒們返回雲崖山莊,向鍾須靜彙報了此次遠行的經過。盤古玉依然沒能收回來,雖然創傷了無相,但沒能滅了他,之後無相肯定會為了療傷和累積實力而四處作祟。鍾須靜知道無相不會那麼輕易交出盤古玉和其他搶來的法寶,因此也並沒有太失落,他說:「我會再聯絡松雲居,請他們將無相逃走的消息和逃去的情形發佈出去。沒有其他事的話,就去休息吧。奔波這幾個月也累了吧。」
  「不辛苦。」黎庸剛講完就被關瑜搶白:「師父,黎叔他收了一個小東西,是龍王給的。」
  「小東西?」鍾須靜仍維持盤坐的姿態,他深知黎庸的為人,曉得對方絕非那種會私藏寶物的人,所以只是好奇笑睇他,嘴上調侃道:「黎二郎啊,什麼寶貝讓你藏著掖著不拿出來給我們瞧瞧?真不夠意思。」

  黎庸失笑,他信手一拋,袖中的水珠飄到空中的同時漲成水球,水球裡有隻圓潤透明像琉璃碟子的東西在漂。一眼望去可以說是沒看到東西,導致鍾須靜蹙眉詢問:「是什麼東西?」水球裡好像只是包著一團矇矓的靈氣,就像是把這山裡隨便一團蘊著靈氣的雲霧包進去而已。
  黎悅澤忍不住補充:「師父,那是海月,就是白鮓。」
  「是吃的啊?」鍾須靜認真提問。

  叔姪仨:「……」

  「不能吃。他是我的。」黎庸語氣平淡,態度堅定。「我想我是找到他了,所以才帶他回來。」
  這回輪到黎悅澤他們懵了,鍾須靜則是詫異,他好像猜到黎庸在講什麼。黎庸併起劍指將水球引到自己面前,變了手勢攤掌輕覆在水球上念念有詞,那顆水球在半空嘩然散成許多水珠,再變成雲氣逸失消散,而那朵小水母則在發光。那團比巴掌還小的光點逐漸變化,從它原本鼓動的模樣變成一個幼嬰蜷縮的樣子,再緩慢展開肢體。

  「咕嘟。」「嘩。」後面那對兄弟倆一個緊張嚥了口水,一個忍不住低呼驚嘆,黎叔還有助精怪煉出人形的本事。只不過那個人形未免太小,竟然還是巴掌那麼大,一隻發著光的小人像花一樣飄落到黎庸掌心。

ZEN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雲崖山由一道白光籠罩,像一層薄膜,那是雲崖山莊所設的護山大陣,魔氣衝擊時會在那道光膜上撞出一圈圈漣漪,細看會發現那些漣漪是一串符文。魔道進犯時,雲崖山莊的修士都立刻出來應敵,一些尚未遠去的道友折回來助陣幫忙,部分山莊裡的弟子則被派去求援。其中一個弟子就是在出去時染上魔氣,心神遭蝕,連他騎的仙鶴也一併遭殃。

  鍾如凡是個陣修,這護山大陣傾盡他的心血,卻沒想到山莊邪魔會潛藏在新進的弟子體內,由內部發難將護山陣攻破。光膜出現一個大缺口,邊緣那些白亮的符文不停被魔氣所蝕,坐鎮在大殿內的鍾如凡表情駭然吐了一大口血,趕緊坐回來將十指都按在眼前黑色石盤刻成的陣眼上,指尖裂開流出的血將上面刻的符文注滿,他忍著疼痛將石盤轉動。這塊盤古玉是他畢生鑽研的心血,盤面是同心圓,細看每個鏤刻的字裡都大有機關,好像玉石裡裹著一個小世界。在他全力搶既下,護陣的那塊缺口很快就補上,入侵的妖魔反被陣光照得灰飛湮滅。
  危機稍有緩和,加上有道友來幫忙,外頭一陣高呼,士氣大振,鍾如凡也鬆了口氣,心想就是相柳大鬧的那次也不至於要他祭出這樣法寶來。卻在此時他低頭一瞧,胸口有隻手突出來,指爪殘留刺穿他胸膛的血肉。他驚駭抽氣,但發不出聲音,身子隨對方抽手的動作向後仰倒,耳邊聽見一個複雜的笑聲,有男有女,既沙啞又清脆,好像同時有好幾個人一起發笑。
  「鍾老頭,你畢生心血我拿走了。」
  鍾如凡聽到對方拿起他的盤古玉還笑著說話,下一刻一陣陰影罩上來,眼前不是高遠的天井,而是一張乍看好像有很多肉瘤的臉,那些肉瘤都有五官或其他動物的模樣,擠滿了這顆頭臉,下一刻這些肉瘤都消失了,這張臉平滑光亮得像顆雞蛋,頭髮梳了個道士髻。

  鍾如凡嘴巴動了動,依舊發不出聲,他有太多疑問。那妖魔彷彿讀懂他的心聲,笑時一樣好像有許多男女老幼在笑,回話同樣是那複雜的聲音,妖魔說:「每個妖魔都在搶地盤,本來八個天地柱自己衍生了其他小的,還不安份的躲藏起來,我得比其他妖魔更早找到他們。聽說你的盤古玉最適合拿來找他們,我就來取啦。不過重新祭練或催動它都麻煩,呵呵,只好連同你元神都吞了。」
  無臉妖魔伸來五爪覆在鍾如凡臉上,將其元神吸走,開心大笑:「誰讓你瞧不起弱小呢。這護山大陣只防大妖,我們卻是最弱小的精怪,只要鑽進人心裡很輕易就能混進山陣裡來。那時相柳將護山大陣撞出了不少裂痕,雖然全都修補好了,可是有些地方還有很脆弱,而你老了,遇上修煉的瓶頸,察覺不到。就算鍾須靜為了彌補這點,三不五時就在巡守雲崖山,但他能無時無刻、分身看好每一處?」

  妖魔講完得意大笑,鍾如凡已氣絕,元神也被吸走,但他仍不放過這樣好的血肉,一般有道行者對他們而言都是補品,尤其是鍾如凡離飛昇僅一步之距,他們理所當然的先從最滋養的肝吃起來,然後是骨髓,整張臉幾乎埋到屍骸裡。
  外頭也傳來不少慘叫跟驚喊,雲崖山莊再度陷入危難中,弱小的妖魔不近身都不算什麼,但他們最擅長的就是偽裝、潛伏,不少弟子道行太淺已被同化,分不清敵我,越來越多弟子受害,有的是不忍心對同門下狠手,那些悲痛哭喊聲聽在妖魔耳裡是悅耳天籟。

  殿裡的妖魔抬頭,抹了下嘴滿意笑出聲,驀地感到情況有變,不知何時周圍的聲音全都消失,他眼前飛出一點、一點的火星,整個腦袋都灼熱難當,下一刻他的腦袋就炸開。遭擊的瞬間,妖魔及時將鍾老頭的元神連同自己的一起挪移,再變化成許多針尖大小的蟻蟲竄逃。

ZEN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晏國盛極而衰,一夕間皇族內鬥,死傷慘重,加上貴冑勾結外族,曾統一這片大陸的帝國很快分裂成數個小國。關家、黎家、鍾家這些世家或其他名門宗派也隱沒於時光洪流之中,而當初在霞濱失去樞機而潛伏人間暗處的妖魔們,有的逃逸,也有人說是黎家人將他們驅趕出了人間赤土。

  乾坤之氣挪移大變,福地靈氣逸失或轉為陰地,無論仙魔都在爭搶能夠修煉的洞府寶穴,雲崖山則由於是此方天地的支柱之一,依舊靈氣充沛,只不過終年被濃重的雲霧繚繞,凡人無法登頂,所以並不知道雲崖山莊的存在,更不曉得這是仙凡的交界之一。

  兩百年後的雲崖山莊已是弟子眾多的修仙大派,某年金秋時節舉行所有弟子的比鬥大會,主要藉同門切磋瞭解彼己之短長,透過法器來抽籤分配,對手實力並不會相差太大,也很公平,一切點到即止。最後得勝者也會有獎勵,每年送的東西都不同,而且獎項只在贏家出現時才公佈。
  比鬥的場域是一只大碗公,碗裡有山有水,人一進碗裡就變得跟螞蟻差不多大小,這是前人煉出來的一座洞府,一碗江山。相鬥的場景會自然投射到山莊裡的無漪池,眾人就在池畔觀戰。

  今時是最後一場競賽,碗裡的恰好是黎家及關家的後人。黎悅澤承襲黎家武術,以人為兵,其對手是以劍為兵器的關瑜。黎悅澤不攜兵刃,兩掌以排山倒海之勢拍來,大片山林被掌風掃平,關瑜雖有真氣護身,但飛身撞上不知多少棵粗如神木的大樹也受了內傷,長劍在地面畫出長長的裂口,直到釘刺在土中巨石才阻止自己飛得更遠。

  「黎悅澤勝!」池畔響起判定輸贏的宣告。
  關瑜將凌亂鬢髮撥順,收劍歸鞘,心悅誠服朝黎悅澤拱手表示道賀,黎悅澤對他微微一笑,他也不知是受了內傷還是鬥得累了,感到有些眩目。黎悅澤過來拉著他的手肘一起飛出碗外,很快就看到一個穿淺黃勁裝、相貌稚氣的男人浮空飛來這裡恭喜他們。這長得比誰都稚氣可愛的大眼男人是他們的師父,鍾須靜。
  雲崖山莊的莊主沒有徒弟,幾個兒女都在外當雲遊散仙,而么子鍾須靜則一直都在山莊修煉,僅收了兩名弟子,也可以說是被友人托孤,一個是黎家後人黎悅澤,一個則是關家的後人關瑜。

  今年得勝的是黎悅澤,從師父那兒領來的獎勵是一枚嵌著黑珍珠的銀戒,據說是能召來海量靈酒的好東西,雖然不是什麼神兵利器,卻仍有很多同門羨慕,因為召來的不是靈泉,而是靈酒!

ZEN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